年采购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

的议案》,同意本公司与中兴新签署《2016-2018年采购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》。本公司董事栾聚宝先生、詹毅超先生、韦在胜先生因现任中兴新的董事,在董事会审议该项关联交易议案时,上述董事均进行了回避表决。

2018年各年度采购原材料的最高累计交易金额分别为人民币8亿元、10亿元,具体情况请见本公司于2015年9月23日发布的《关于

本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张曦轲先生、吕红兵先生、bingshengteng先生、朱武祥先生已对本公司与中兴新签署的《2016

本公司于2017年1月19日召开的第七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《关于与关联方中兴新签署

2018年采购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》进行了事前审阅,同意将该等关联交易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提交公司董事会审议。

2018年采购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》的内法定的事实错误出口退税容符合法规要求,未损害公司及股东的利益。董事会会议审议该等事宜相关议案的程序符合法律法规及《公司章程》的要求,关联董事在审议关联事项时回避表决,表决程序合法有效。

本公司获中兴新通知,深圳市新宇腾跃电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宇电子”)于2016年11月16日召开股东会决议进行增资扩股,增资扩股后新宇电子已不再为中兴新的控股子公司,中兴新仍持有新宇电子32.7273%的股权。《中兴新采购框架协议》的范围仅涵盖本集团与中兴新及其控股子公司之间的交易。由于本集团拟继续向新宇电子采购原材料,且在《中兴新采购框架协议》的有效期内本集团也可能向其他中兴新的参股公司采购原材料,故本公司于2017年1月19日与中兴新签署《2016-2018年采购框架协议之补充协公法人议》,藉工业产权此将《中兴新采购框架协议》的涵盖范围扩大至中兴新、其控股子公司及参股公司(即中兴新直接或间接持有30%或以上股权的公司)。

本公司及其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、准确和完整,没有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。

司的关联关系属于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》(以下简称“《深圳上市规则》”)第条第项规定的情形。根据《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》(以下简称“《香港上市规则》”)14a.07的规定中兴新也是本公司的关联方。

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兴通讯”或“本公司”)于2015年9月22(以下简称“中兴新”)签署的《2016-2018年采购框架协议》(以下简称“《中兴新采购框架协议》”),预计该框架协议受信托人下本集团(即本公独立燃烧说司及控股子公司)向中兴新及其控股子公司2016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cglfj.com/nbx/9.html